“我希望一直做一个扶贫志愿者,尽自己的一份力量,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

2019年12月21日,《风——在大巴山大凉山中的杨凯生》扶贫摄影展在北京创景大厦开幕。展览由中国工商银行和星石投资共同主办,展览作品由杨凯生本人提供,面向公众开放3个月。

以喜剧走红的开心麻花依仗全产业链的演出布局模式,开始切入儿童戏剧教育领域。

工行在全国各地县、乡、村直接挂职投身扶贫工作的员工,累计数千人。更多干部员工身在岗位、心系扶贫,以多种方式为扶贫做贡献。其中,杨凯生是既普通又特殊的工行干部。他十进大巴山,五进大凉山,走遍工行总行定点扶贫的四个县,直接推动当地扶贫工作。退休后,他坚持回访扶贫点,积极为当地扶贫工作献计献策,还以“工商银行一名退休员工”身份向当地20多所中小学捐赠40万元书籍。

近日,《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开心麻花儿童剧团“开心小麻花”(以下简称“小麻花”)在北京、上海、天津、成都等地进行寒假剧目班招生。

同时,虽然小麻花业务范围内包括艺人经纪,但并不代表着通过两年的学习之后孩子就可以签约开心麻花。其招生工作人员透露:“如果孩子表现优异,且开心麻花正好有演员需求,可以直接和开心麻花签约,但目前为止签约的小演员只有12个,除了开心麻花剧团固定的演出,也会有优秀的小演员涉及到影视等方面。”根据该工作人员的表述,签约率在35%左右。“我们不是造星的地方,我们会提供资源和平台让孩子们去展示自己,但很少,不能保证。”

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工行按照国家有关部署和要求,立足“当地所需、工行所能”,动员全行上下积极参与扶贫事业。仅以工行总行定点扶贫的四川大巴山、大凉山地区通江、南江、万源和金阳四个县为例,工行已累计投放贷款超过100亿元,投入捐赠资金几亿元,工行总行派出扶贫干部106人,探索出一条多元化可持续的扶贫模式。目前,南江县已脱贫,通江、万源正接受脱贫验收,金阳县贫困发生率显著降低。

而记者从多名剧团团长处证实,儿童戏剧培训盈利困难、资金紧张是常态。“十几年来,我们几乎没有赚到钱,但是赚到了孩子的笑声、家长的感激。说儿童戏剧培训是情怀行业和薄利行业不为过。”广州某剧团团长如是说道。

仅2019年上半年在上海地区,就有培正逗点、新爱婴、盒子菲儿、贝易双语英语、巧恩儿童美语等教育机构出现倒闭或“跑路”,消费者预付款无处讨要。

据中国经济网报道,相关业内人士表示,一部普通的儿童剧创作成本约为30万~50万元,加入机器人等高科技的儿童剧制作成本甚至会超过百万元,此外还有人工和场地租赁等成本。一般情况下,一部儿童剧大概需要1~3年才能回本。

据宣传资料介绍,成立于2018年的小麻花,是开心麻花旗下的全新儿童戏剧演绎及教育品牌。主营业务包括戏剧培训课程、舞台剧制作与演出、影视综艺制作、艺人经纪等,成立一年多,已培训学员近千人。

值得注意的是,虽具有培训业务,但小麻花并无培训资质,其工作人员也并不承认自身是一家培训机构,而是一家“娱乐公司”,“现在的培训是为演出做储备,仅有演出排练资质”。另一方面,虽然其包括艺人经纪的业务范围,但小麻花招生工作人员明确表示:“我们不是造星的公司,孩子如果表现好的话有机会与开心麻花签约,但最主要的还是以培养兴趣为主。”但实际上,在培训学员近千人之后,据招生工作人员透露,仅有12位学员与开心麻花签约。

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校外培训机构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

北京市教委民办教育处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教委只对纳入升学考试的,如语文数学外语、物理化学生物、地理历史政治等科目的培训有硬性要求,必须取得办学许可证,不能收取超过3个月60课时的学费。“艺术素养类的培训机构都不是我们批的备案许可证,不在我们的监管范围内。”

这次展览精选了杨凯生拍摄的100余张照片,将远山一角的时代之风定格在观众眼前。

储朝晖认为,建议家长多找一些专业的人咨询,机构有没有培训资质,能不能做这个事儿?如果一个机构要连续收取很长时间的费用,可能就存在一些风险。儿童戏剧培训目前并无统一的规范标准,处于起步阶段,可以看作素质教育的独特市场切口,但大多数企业仍处于探索阶段。

北京智教信息技术研究院有限公司创始人马铁鹰告诉记者,目前从事艺术类教育培训,是否有办学许可资质是没有硬性要求的,不受传统教育培训模式限制。但实质上小麻花是有教和学的过程的,甚至是有课程体系的,严格上具有教学行为就要接受相关部门的监管。但目前来说,艺术类教育培训还是在监管的红线之外。

实际上,儿童戏剧培训似乎也并不足以作为开心麻花的盈利支柱。开心麻花磁剧场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开心麻花儿童戏剧每个班都会有汇报演出,与商业演出配置几乎一样,舞台拆装、灯光、音响、服装、化妆、道具、宣传都需要很高的成本。

本次展览策展人、中国摄影家协会副主席、新华社领衔编辑陈小波说:“这次影展并非简单的纪实摄影,而是打着杨凯生个人烙印的文化纪实和思想纪实。这些影像背后,是一个亲历几十年巨变的个体,对乡土重构的理解,对国家战略与历史变迁的感悟。”

而看中儿童戏剧培训领域的并不止开心麻花一家。在儿童戏剧培训赛道中,有不少玩家在持续布局。主打儿童英语戏剧教育的机构代表卓美品质,线下体验店目前已拓展至17家;创立于2012年的阿提斯戏剧教育,在全国的加盟店也已超过30家;2019年,儿童素质教育培训机构及舞台剧演艺公司“咘噜梦幻空间”宣布获得了天使轮融资;近日,成立于2016年的儿童教育戏剧品牌“猴有戏”完成数百万元Pre-A轮融资。

授课过程则是全封闭式。“我们有一个家长群,助教老师会实时地把课上的照片以及视频分享到群里,家长可以看到孩子上课的状态以及这节课学了什么。”一位曾在封闭式教学的英语培训机构上过课的孩子的家长对记者表示,“封闭式教学,家长看不到教学的现场场景,无法准确知道孩子在课堂上的表现,降低了家长对于老师教学效果的了解和考核。而录像仅能反映一些状态好的瞬间,还是无法令家长放心。”

小麻花招生手册上显示,目前有幼幼班、一级班、二级班三个班型,学费为26800元/年,根据教学计划,常规从幼幼班升到二级班需要两年的时间。

为记录贫困地区群众奋战脱贫攻坚的点点滴滴,杨凯生深入当地山山沟沟村村户户,记录扶贫工作成效,反映当地乡亲生产生活变化和奋发向上的精神风貌。

“记录这些历史性变革的初衷是要让更多人受触动、受感染,要燃起更多人心中的扶贫热情。”杨凯生说,“扶贫摄影不是简单猎奇,更不是片面表现落后和痛苦,中国对全球减贫的贡献率超过70%,扶贫摄影应记录和传播脱贫攻坚这一历史进程。”

“毕竟涉及到孩子的学习和成长的问题,封闭式教学还是有隐患的。当然,不排除是出于教学需要,但家长仍需要建立安全意识。”马铁鹰表示。

而这种预付费模式在教育培训市场广泛存在且饱受争议。2019年3月,北京市三中院曾召开新闻通报会:2018年该院审结的216件服务合同纠纷中,98%都涉及预付费服务。其中,教育培训机构预付费问题尤为突出。

不过,小麻花方面并不承认自己是一家培训机构,工作人员只是表示:“开心麻花是娱乐公司,培训是为了储备小演员,也不会进行大范围招生,没有培训资质,仅有演出排练资质。”对此,记者咨询了北京市教委民办教育处,该处的工作人员表示,教委对于艺术素养类培训机构的办学许可资质没有硬性要求,只要取得营业执照就可以了,教委仅要求中小学生学科类培训机构必须取得办学许可证。

展览开幕当天,由杨凯生、唐珺等人及南开大学金融科技委员会发起设立的“风基金”也正式成立。该基金是中国扶贫基金会下的一个专项基金。中国扶贫基金会成立于1989年,是国务院扶贫办主管、中国扶贫公益领域规模最大、最具影响力的公益组织之一。风基金主要关注贫困妇女及贫困青少年,所募资金主要用于资助通江、南江、万源和金阳四个县开展的健康扶贫、教育扶贫等公益项目。

拼图资本合伙人王磊表示,目前戏剧教育仍是小众行业,规模难以成长。学习成果难以被量化,也是阻碍其发展的原因之一。“但是和学科结合也许会有机会,比如戏剧特色的英语培训,受众市场就是能够承受更高价格的家长。”而磁剧场工作人员称,开心麻花目前没有考虑做英文戏剧培训。

来自多鲸资本的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素质教育是教育行业投融资最热门的赛道,投融资数量亮眼,达到50起。其中,STEAM有19起,生活素养及艺术培训赛道分别获得10笔、9笔融资。

此外,师资问题也成为左右其发展的重要因素。小麻花项目负责人李雨桥在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曾表示,即使有开心麻花的品牌加持,以及相对成熟的运营模式和体系套用,但还是存在一些招生瓶颈,也面临管理、运营人才短缺的挑战。记者就相关问题向小麻花方面发送采访函,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据记者了解,小麻花的学费需要一次交清。长期班一年学费26800元,48周的课程,不能分月交。课程前三个月,即1/4课时之前可以退费,之后不能申请退费,因为后半部分涉及到汇报演出的服装道具定制。

但在一众编程教育、生活素质教育、美术教育机构之外,开心麻花是少有的以儿童戏剧培训作为切口进入教培市场的公司。素质教育行业垂直媒体睿艺联合家长帮在2017年发布的《家庭素质教育消费报告》中数据显示,广义戏剧教育市场在未来可达到600亿元人民币的市场规模。

北京某剧团的儿童戏剧编剧告诉记者,目前市面上的儿童戏剧教育分为三种。第一种是以引进欧美戏剧教育教材为特色,通过教材授课;第二种是以演代学,以短期或阶段性学习为主;第三种是打着戏剧教育的概念,突出技能性,更类似于小品。“第一种是品牌连锁机构会做的,但数量较小。第二种对于场地、设备、教师指导能力有很高的要求,数量也很少。第三种是最多的。”

在布局儿童戏剧培训业务背后,开心麻花经历了新三板摘牌、冲刺IPO失败、二股东清仓退出,并传出赴美上市的消息。2015年12月,开心麻花挂牌新三板,成为“话剧第一股”。2017年1月,开心麻花发布公告,表示公司已计划启动创业板IPO,但A股上市之路并不顺利,IPO两次撤回申请。9个月后,开心麻花决定终止IPO。开心麻花方面称,原因是公司拟进行股权结构调整。

“培训机构应该遵循培训机构相应的规范,由于目前的机构有一些要登记,可能也有一些机构暂时没有登记。”中国教育科学院研究员储朝晖认为,没有登记,也不意味着机构不能进行培训,事实上,只要培训没有违法,只要对社会有益,对孩子有益,在没有明确的行业规范的情况下,应该让这些机构有存在的空间。

据开心麻花磁剧场的工作人员介绍,开心麻花做儿童戏剧培训已有3年,以每年1~2部的速度推出新剧。开心麻花之所以做儿童戏剧培训,既是想传递戏剧教育的理念,培养新一代孩子的观剧习惯,也是为戏剧市场培养未来的观众,公司以后才会有更长远的发展。另外,开心麻花在全国有十几家剧场,需要大量的戏剧人才,做培训也是为了储备小演员。

Next Post

南苏丹多地区发生水灾中国商会抗洪救灾伸援手

周三 12月 25 , 2019
中新网12月17日电 据中国驻南苏丹大使馆网站消息 […]